心得分享 | 從「味覺智能」到「胃夾代謝手術」:與肥胖、糖尿病血戰三十年的故事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youobran/public_html/bigfatless.com/wp-content/themes/publisher/includes/func-review-rating.php on line 212
519

我的恩師陳楷模教授是亞洲首位施作胃間隔手術成功替肥胖病人減重的外科醫師,我曾經幫他的手術拉鉤,印象中病人的腹腔油山油海,什麼都看不到,我和麻醫們一路上被罵得狗血淋頭,四個鐘頭過去了,手術終於在血肉模糊中結束,助手們都癱瘓一地,那時我心想,「這手術不是人幹的活,怎麼會有人傻到為了減重來開這種慘不忍睹的刀?頭殼一定壞了。」

 

後來我選擇了胰臟器官移植當我的博士論文,遠離了肥胖的領域,夢想著有一天完成可以治癒糖尿病的器官移植狀舉,如是燃燒了我十年的春青,果然在1995年成功完成台灣首例的胰腎雙器官移植例。病人從小患第一型糖尿病已經併發腎衰竭在洗腎了,我把她的糖尿病與腎衰竭同時治癒了。那年真是我人生得意的一年啊!可惜好景不長,我陷入了器官短缺與病人病弱凋零迅速的困境。第一型糖尿病人在台灣太少了,我兩年內作了八例後便決定離開台大,變換我醫療人生的跑道,我到了台中仁愛醫院,算是自我放逐與重新學習吧!

 

我在2001年開辦減重門診,當時的雞尾酒療法盛行一時,我的生意很好,在中部頗有名氣,是我開刀生活以外一項小小的冒險。我發現肥胖病人真多,公衛的問題日漸嚴重,於是當年與陳教授施作胃間隔手術的記憶湧現,我開始設計發明我的減重胃夾,試想把胃間隔手術微創化。發明胃夾之初,我曾拜訪陳教授向他請益,他用他神秘的笑容看著我,點點頭也沒讚美也沒責怪。當時李威傑同學已經率先在恩主公醫院施作微創的胃間隔手術,得到很大的成功,同時胃束帶的減重手術正在全世界流行,而我可憐的胃夾還在動物實驗與人體試驗的路上跌跌撞撞前進,心中陰影籠罩,頗有生不逢時的感慨。

 

胃夾終於在2011年獲得衛署的植入醫材認證,這時的胃束帶手術因為過高的位移與胃壁磨損率已經不再受寵,我的胃夾才正要大展身手,當然深受同儕的懷疑批評。我兢兢業業地推廣施作胃夾,在黑暗中摸索前進,也遇過醫療糾紛,但是甜蜜的果實終於降福我身,我的胃夾得到廣泛的嘉評,也適逢減重代謝手術觀念蔚然成風的時間,全世界都在監視這一件驚人的發展,懷疑與不解充滿學會的空氣,「什麼?糖尿病可以用一次的手術治好!真的嗎?糖尿病的傷口不是不會癒合嗎?什麼?連高血壓、高血脂、痛風、胃食道逆流、睡眠呼吸中止、多囊性卵巢症都會好?…騙人的吧!」

 

我目前以每年五、六百例的速度累積我的胃夾手術經驗,為了加倍治療糖尿病的療效,我同時施作了三公尺的小腸繞道,這樣的組合微創手術可以在四十分鐘內完成,一天內出院。七成的糖尿病人可以得到治癒,九成的病人得到巨大的改善。記得第一次我在門診讀到病人的糖化血色素回復正常值時,我的視線一片模糊。「是的,我的病人糖尿病好了,這次是用胃夾與小腸繞道手術,不是那該死的胰臟器官移植。」我彷彿在作夢,有一種微暈的不切實。經過這三十多年的努力,我的醫療生涯繞了一個大圈,先是用胰臟移植,後是用胃夾代謝手術,我把糖尿病治好了。

 

其實我的轉變見證了這三十年一件外科界很了不起的成就,榮耀是屬於全體外科醫師,那就是我們一起努力把刀開小了,我們把微創的手術精神發輝得淋漓盡致,再大的刀都可以用小小的洞完成。以前可怕的大傷口不見了,換來的是螞蟻也找不到的疤痕。我三十年的外科生涯見證了這個轉變,與有榮焉。

只是胃夾還不是最好的答案,代謝手術也不是。我認為對付肥胖最終的武器不在替病人開什麼刀,而是幫他們洗腦。因為最多數的肥胖原因不在他們的胃腸,在他們的腦子裡。

 

「味覺智能」是一個我發明的新詞,我命名它是「taste quotient」TQ,類比於智商IQ與情商EQ。這是我在肥胖門診與病人奮鬥十多年後的一個心得,我為它寫了一本書,當然賣得不好,人微言輕嘛!不過它確實可以幫病人減重,幫父母養成小孩正確的飲食方法,幫國家養育聖賢般的下一代,所以我就冒昧在此介紹一下。

 

味覺智能談的就是吃東西的聰明,品味食物的智商與情商。孔子說食色性也,吃東西是人之大慾,與愛情一樣強大。如何讓自己吃得聰明,吃得出神入聖,吃得健康好命,非學味覺智不可。

 

味覺智能的核心理念可以下列公式表示:

(吃一口食物的滿足程度) = (吃它的感覺強度) / (吃它的心理期待值)

此公式告訴我們,要提升每口食物的滿足程度,要訓練味覺感受的強度,也要修正進食時心理各種千奇百怪的期待值。不正常的期待值愈大,被食物滿足的程度會愈低,這是肥胖者的常態。

 

我把味覺智能分成五大核心能力,分別是鑑別力、記憶力、連結力、創新力、平衡力。如何評估這五種力呢?其實很簡單,問幾個問題就行了。

鑑別力

你可以分出各種食物或水果、調味、肉質、油味、辣味、香味的不同嗎?

記憶力

你記得去年生日你吃過那些食物嗎?你記得這一周你吃過最好吃的食物是什麼嗎?

連結力

你可以形容這一輩子吃過最好吃的食物嗎?如果甜代表滿足,鹹代表渴望,那酸代表那些情緒?吃一頓年夜飯你能聯想到那些形容詞?暴飲暴食與八八水災之間的連結是什麼?

創新力

你可想出茶葉蛋有幾種不同的吃法?人都有這一輩子第一次嘗到某種食物的初驗,請問你最近一次的初驗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你會為了吃某家餐廳而坐飛機去吃嗎?你會烹飪食物請朋友吃嗎?你有閱讀一道菜的經驗嗎?你一周內吃類似食物的比率有多高?

平衡力

你有斷食素食的習慣嗎?你吃太撐時會有罪惡感羞恥心還是洋洋得意?你會有不吃某食物的信念或準則嗎?當肚子餓的時候你如何反轉你的負面情緒?吃七分飽你會和詩意、中庸、浪漫等價值觀類比嗎?你有美食當前而故意不吃的經驗嗎?你有身體環保的觀念嗎?你會用環保的觀念來對付自己的食慾嗎?你有用這一生最後一口食物的感覺吃過東西嗎?你曾經享受或讚美自己飢腸轆轆的感覺嗎?你會用飢餓來清掃身體嗎?你會用吃得少來當作自己的美德或座右銘嗎?你曾經認真幫別人減重嗎?

 

五種力當中,創新力包含學習與付出分享的習慣養成,它對於胖子老是選擇自己熟悉或常吃的食物,不作新的改變或開發探索的習性,是個有力的療方。平衡力則是減重的尚方寶劍,用它來反轉胖子對食物偏差的期待最有效。

 

利用味覺智能的訓練課程,我才有辨法對十歲的學童作減重治療,當然這是包括八周的門診訪談與評估課程,還要父母全力的配合。很多父母事後跟我說,他們對小孩的飲食教育錯得很離譜,以為小孩要吃東西就要謝天謝地的心理,老是讓小孩吃他們愛吃的食物,讓小孩分心玩玩具看電視來誘惑他們吃多一點快一點的操作,老是給小孩準備過多的食物的習慣,無條件拜託小孩吃東西的愚愛,都在課程中被矯正了。他們都承認,小孩過胖,責任父母要負一半。所以我要大聲疾呼,餐桌是小孩飲食教育的聖壇,好好教,小孩將來都是細心溫柔的聖賢,不好好教,就難免製造出一些狼吞虎嚥的胖子了。

 

看了十萬個以上的胖子,我深深以為減重是人生至難之事,因為食慾的誘惑太強大了。某些胃夾術後數年的病人減重成功了,會要求我幫忙取出胃夾,就像牙齒矯正後取出牙套一樣,問我胃夾取出後會復胖很厲害嗎?我的經驗告訴我,體重平行於一個人的味覺智能,50公斤的腦子裡有50公斤的想法與味覺智能,100公斤的有100公斤的,讓一個減重成功的病人再復胖也很難,除非他尚未建立好瘦子應有的味覺智能。取出胃夾後還給病人一個完整的胃,不像胃切除與胃繞道手術永久性把胃破壞相比,胃夾手術顯然仁慈許多。

 

其實胃夾能貢獻味覺智能的,也就是幫病人訓練出一顆願意細嚼慢嚥的心,一顆願意用環保觀念定時清理自己身體的平衡心,一顆對七分飽足有詩情畫意感受的浪漫心。最近有醫學研究說,光是教病人細嚼慢嚥,糖尿病的病情就有長足的改善。我從胃夾繞一大圈到味覺智能,證實醫學還是不離人性,有時治病不治心性還是枉然。只是想教病人細與慢的工夫,我不知不覺花了三十年的歲月。在這個回憶的時節,也不知該有一點成就感還是挫折感,忽然想起孫中山先生的一句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須努力。」就與同學們共勉之。

 

 

 

胃夾具, 心得, 糖尿病, 病態肥胖, 肥胖, 味覺智能訓練, 健康資訊, 味覺智能,陳楷模教授,胰腎雙器官移植,第一型糖尿病,心路歷程,肥胖,減重,減肥,胃夾,胃夾手術,減重手術,血糖,糖尿病,三高,高血糖,低血糖,腹腔鏡手術,減重手術,代謝手術,趙世晃醫師,台中仁愛醫院,台中代謝減重中心,仁愛醫院趙世晃,仁愛醫院肥胖門診,糖尿病檢測,糖尿病飲食,糖化血色素,糖尿病病友,控制血糖,血糖降低,糖尿病改善

评论被关闭。

向上滑動
Chinese
English 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