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世晃醫師專欄 | 長太腸 – 序


Warning: A non-numeric value encountered in /home/youobran/public_html/bigfatless.com/wp-content/themes/publisher/includes/func-review-rating.php on line 212
93

 

 

2ce74b7

 

長太

代謝手術的超時代主張

 

作者序

 

「長太腸」是個爭議性題目,大多數人一輩子第一次看到這種詞句,我也認識不久。

 

「長太腸」是「腸太長」的鏡射對稱,左右相反,上下一樣。相反又一樣,就是對稱。

怎麼說?「長」與「短」意思相反,但都是一種長度,所以長與短對稱。「長」與「腸」字義不一樣,但發音一樣,一樣又不一樣,所以長與腸也對稱。

 

「腸太長」的問題很麻煩,因為腸子要多長多短,是上帝的旨意,透過父母給的,祖先設計的,是穿過恐龍與猩猩的時代留下來的,嫌它太長,等同全面否定前人演化的功德,徹底大逆不道。不過事實的確如此,就像說「糖太甜」一樣,「腸太長」理性上是合理的,但感情上撲朔迷離。

 

「長太腸」的問題不太一樣,它是「腸太長」問題的鏡射對稱。如果「腸太長」的問題隱藏著對靈性的質疑,對父母的抗議,對祖先設計的否定,對傳統的顛覆,那麼「長太腸」就是所有罪責的逃避,因為兩者對稱。看不懂沒關係,我用一輩子研究對稱問題,也剛懂沒多久。「長太腸」的問題是新的,前所未見的,所以需要用一本書的長度來說明。

 

我的兒女常帶給我一些問題,對我是前所未見的。譬如太「宅」,要他們多陪我和人群互動,他們寧願陪電腦。太「潮」,別人玩什麼,就一窩蜂有樣學樣。太「呆」,事情稍稍麻煩,就裝呆不會。太「熊」,吃東西灰熊快,作事灰熊慢。我想該換我給他們一些問題,前所未見的,譬如太「腸」。

 

我是玩器官的專家,生老病死是我的專業領域,我不像其它的作家有深刻的童年或紅高梁的家鄉,但是我也有一堆器官生命的故事要講。我的工作像屠夫、像理髮師、像牧師、像樂師,有時像神鬼戰士,尤其站在手術檯上,為了微薄的薪水拼命救人。他們叫我外科醫師,拿刀的,砍人的,切胃繞腸的。和我每天相伴的是胃與腸這些寶貝器官,它們給我的生命意義不同於凡人。凡人指的是讀者你們,我在胃與腸的器官世界和你們不同,我是超人,因為我試圖改造器官世界。超人有超人的語言,太「腸」就是。

 

什麼是太「腸」?這需要一本書的長度說明清楚,希望大家能諒解。

 

有太「胃」嗎?太「肝」呢?都有,統統都有,要什麼有什麼!創新不是兒輩的專利,向老更需要搞革命、放煙火。

 

這本書充滿革命性的主張:一個充滿虛實想像的時代,充滿意外驚喜的時代,當一個外科醫師不能繼續有勇無謀,骨董石化,有一天外科醫生也要顛頤拂經,寫書來介紹代謝手術時代。

 

什麼「代謝手術」?

就是可以治療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高尿酸、睡眠呼吸中止症、胃食道逆流…,一切和肥胖症相關的疾病的手術,說穿了,就是一種胃與腸的手術。

 

有這麼神奇嗎?

有的。

很多醫生至今還不相信,別說一般的民眾了。我要不是累積了數百例的病例,我也不敢相信,這在三十年前我剛當外科醫生的年代,簡直是天方夜譚、痴人作夢。今天我是一個見證者,我有責任說這個故事給你們聽,至少它是一個歡喜的故事,關係著人類未來的故事,一個關於我們腸子太長的故事。

 

今天的我們活在一個即將被代謝病淹沒的時代,在最胖的國家譬如科威特,有近一半的人口過胖或病態肥胖,有百分之30的人糖尿病。台灣有一百五十萬糖尿病人,大陸有九千萬人,高血壓、高血脂、心血管病、肥胖相關的各種病加總起來,幾億人是跑不掉的,它奪走了我們的親人,壓垮了醫療保險,是全人類的頭號大敵。這些病的源頭是營養過多,運動不足,生活失衡,是文明病,文明生活演變的速度太快了,以致於我們的身體來不及適應。

 

面對快速演變的文明,我們身體的有那些器官來不及適應呢?全部!這事連上帝也始料未及,文明的靈性發展竟造成獸性器官的不適應!所以祂和天使們應該常開會討論應變的方法。或許代謝手術正是祂授權降臨人間的救贖方法,依這個概念發展,我算是祂的靈媒或代言人了。

 

代言的消息就是「腸太長」與「長太腸」,消息很簡單,但問題很麻煩。

 

胃夾手術, 胃夾減重, 胃夾, 代謝, 趙世晃醫師, 趙世晃, 減重, 肥胖,腸,睡眠中止症,胃食道逆流,代謝手術,代謝問題

评论被关闭。

向上滑動
Chinese
English Chinese